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之爪

基本……这是我的窝了……

 
 
 

日志

 
 

TALK 宵明星  

2007-03-19 03:48:1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译者:KUDGUS (法利昂)
出处:巴哈姆特/<伦>软体伦理委员会

呃……还好我找到出处了—v—

不然还真不好意思贴出来……

恩,这是第20祖同时也是埋葬机关第五位的梅连`所罗门与CIEL共同讨伐第七祖腑海林`安纳修的故事……虽然最后俩人等于是被推倒贵救了……继The Dark Six中抢劫概念武装之后,再次惊异于推倒贵强大的战斗力……他真的还算人吗………………虽说是对死徒在能力上存在先天的克制因素但是这人也太……太XX了……

故事中也有交代,这是发生在月姬公主线1年后,推土机为了抑制公主的吸血冲动而前往腑海林深处摘取腑海林中心鲜血凝结而成的果实的故事,虽说主角是梅连`所罗门和CIEL……虽说不知道某贵是不是采到了果实,虽说更不知道CIEL最后到底怎么样了……TM果然是个深深的坑啊……

1/Dark Wood Kingdom I

 

「全死了」
看到那樣的慘狀,她喃喃的念著。

陰暗的森林。
那惡夢一般的夜晚,在兩個小時前結束了。
雖然太陽已經升起,森林卻還是隱沒在陰暗之中。
在白天跟晚上的差別也只是陰暗跟赤黑的差別而已,
像是生物的腸子一般,血液咚酷咚酷的流動著。
是的,流著血。
這座森林裡的樹木,所分泌出來的並不是樹液,而是血液。
由樹木的肉體而生、以及從外面吸來的血液。


--說的直接點。
這座森林就是個異界。

直徑到達五十公里的黑森林
遵從著一個意志移動「移動」
吸乾各式各樣動物的血液,就像是巨大的補食生物般。
踏進這座森林的人,沒有人能活著回去。

能遮住天空的茂密枝葉
團團圍繞在地下的樹根
這些全部都流著血液
赤黑色的森林,渴望著鮮血,像野獸般的低鳴。
在這之中人類顯得太過於無力了。
樹木能變化自在的化為凶器,來襲擊動物,
連大氣中都帶著毒氣,連逃都沒地方逃。
進入到森林裡面的人命運已經決定了。
甚至,森林將整個村子吞沒,一夜晚將那化為森林也並不稀奇。
能夠思考,在世界中徬徨著,吸血的土地。

活著的人稱森林為「修帕魯茲帕魯特」(シュバルツパルト)
「他們」則稱呼這座森林為「腑海林安納修」(腑海林アインナッシュ)

「這裡的也全被殺了」
在那陰暗之中,只有她還活著,她並沒有正式受洗的名稱。
她的名稱喚作希耶爾(シエル)。
踏進慘狀的廣場。
周圍的樹木被逼退了,大概是同伴們最後的抵抗吧。
廣場周圍的樹木都被斬斷、打碎、燃燒了
這個廣場散落著十具左右的亡骸,大多都是認識的臉孔。
受到教會的命令,跟她一起踏進森林的信徒們的下場。
四十人的戰鬥部隊,結果卻連一晚都稱不住。
「損失了十個人也只能清除這一個角落,還真是...」
希耶爾一一確認死去同伴的身分。
每個都是憎兵中一流的勇士,過去曾經一起受訓過的同伴。
「僧兵在這座森林裡一點也派不上用場,
雖然和退魔師的派別不一樣,對魔術師而言這裡也是死地吧。」
教會並未派遣退魔師跟戰鬥部隊同行,這次派遣的都是格鬥戰專門的戰士
雖然也有能施用魔術的人在,不過在這座森林裡,魔術回路也不能正常啟動吧。
要說原因的話,這座森林...
「--魔術的供給源全部都給安納修佔據了。這也是魔術協會不對付安納休、
娜魯帕蕾克(ナルバレック)會選擇你的理由吧」
希耶爾停止了腳步。
她的視線依然停在第十具的屍體上,出現在背後--不,一開始就在那的人物
希耶爾對那人物說話了
「梅雷姆(メレム),這次負責監視的是你嗎」
「阿哈哈。講監視還真難聽~」
跟眼前的慘狀不協調的笑聲
叫做梅雷姆的人物並未現身
「你知道我夥伴意識很重對吧?我再怎樣也是想來幫你的,所以我們好好相處
拉。本來是個叫做艾因思的傢伙要來的,我卻硬要來喔。艾因思才沒辦法保護你
勒,遭一點的話還會一起死。所以娜魯帕蕾克才說交給我,她一說我就急急忙忙
趕來了喔。」
「我可是第一次聽到你會有同伴意識這東西.....跟你確認一下,原本應該
跟我來的艾因思怎麼了?
「阿哈哈。被我吃拉」
梅雷姆用天真無邪的語調這樣說。
「哎呀有什麼關係,反正他來也會被安納修掛掉,而且他也差不多到退休年齡了
咩,這工作,過五十歲身體跟精神都吃不消的對吧?」
「....昏倒。這是年紀達到四位數的你該講的話嗎?梅雷姆」
「哪會?我可是彼得潘呢,用俗世間的規則衡量我可是不行的喔」
「.........」
希耶爾確認過所有的屍體後,從廣場往森林邁開步伐。

「阿勒?怎麼、想一個人上嗎?你應該知道在這森林裡你密藏的魔術也不管用
吧,在這裡唯一靠得住的終究只有自己本身的能力喔。以大器中的馬那(マナ)來
驅動的神秘是無法在這裡使用的,再怎麼說,這森林中所有的...」
「都被安納修獨占了是吧,這點我很清楚。這座森林是死徒安納修所擁有的固有
結界。既然進入到敵人的世界,就別指望能受到世界的恩惠,是吧。」
「就是這樣。不管你體術有多麼優秀,身體也沒有鍛鍊到對城等級。你能進入埋
葬機關的兩個因素,在這裡一點意思都沒有。無法使用魔術,又已經喪失了來自
秩序回覆的不死性的你,是無法在這存活的。明明知道這點還派你來的娜魯帕蕾
克的個性也真是爛到透了。」
「她只是想把沒用的踢出去,失去不死性的我在戰力上一點魅力也沒有,局長只
是繞遠路的叫我去死罷了」
「看吧,像這樣硬ㄍ一ㄥ。所以娜魯帕蕾克才不喜歡你吧」
「...不用你多事。你想聊天的話去跟那邊的樹木聊吧,既然都能襲擊人了說
話應該不成問題」
希耶爾離開了廣場。
梅雷姆向著她的背面說。
「聽說你要退出埋葬機關阿,希耶爾?」
像這樣,露出殺意地問著。
**
「...我也聽過這個傳聞」
不帶感情的回話、梅雷姆輕笑著。
「我就說麻。你的目的應該是殺了羅亞以變回人類才對吧。既然都已經實現了,
留在我們這一點理由都沒有才對吧。老實說,大英博物館有來挖角吧?
下個職位都已經決定好了,不覺得這流言很有真實性嗎?」
「...我不是魔術師,就算搞錯也不會去協會那邊」
「阿阿,那就好。那邊可真的是無聊到爆阿。像你這樣知道鮮血的味道的傢伙,
去那邊應該會無聊到死吧,我還替你擔心勒。那種像死徒的無聊到死的死法,你
也不想吧?不過話說回來,你也比一般的死徒更像死徒就是了」
「....」
「還有阿,其實我知道那傳言也只傳言。畢竟羅亞被消滅都過了一年了,要退出
一年前就該退出了對吧,且在那之後你也還是繼續獵殺死徒。你的目的若只是想
要變回人類的話,一年前就該退出了,還留著啟不太奇怪了?」
「───你到底想說什麼,梅雷姆.所羅門?」
「恩?就是啊,你對於能否變回一般人這事,怎樣都好。其實你只是單純的想獵
殺吸血鬼而已。跟其他的傢伙一樣,只是個殺穆機器罷了。阿!但是我不一樣
喔。我只是單純地喜歡玩具的小孩而已」
「───這樣嗎?這樣的話就請別管我了。就如你所說,我只是處罰死徒的機械
罷了,所以就算是自己人,我也不保證不對你出手喔?」
留下這段話,希耶爾的身影消失在黑森林的深處
「阿呀呀。會生氣就代表著還是想退出嗎?」
死徒的笑聲隱沒在黑暗之中。
「那麼,為什麼你還繼續狩獵著死徒呢?」


2/op.

有個名為安納修的死徒。
名列27祖的死徒,約在八百年前的時候
生存方式有著重大的改變的吸血鬼。

森林聽命於名為安納修的吸血鬼。

而固有結界這個魔術,
就是以人內心的心象世界,具體的形成,並在一定時間內取代世界。

安納修所擁有的「活森林」也是固有結界的一種。
通常只有數分鐘,就算擁有神技的27祖也只能維持數小時的異界,
安納修卻能維持數日。

那座森林。被稱為腑海林的異界,行蹤可說是神出鬼沒
吸乾數百人的血液後就不知消失到何處,並進入數十年的冬眠。
安納修現身約五十年一次,重複著無差別殺人的死徒,
這也是教會一直到現在還無法順利封印他的理由。

不,事實單單只是因為根本找不到能打倒安納修的手段,
才一直放置到現在。

二十七祖中名列上位十人的傢伙,單憑概念武裝是無法打到的。
身為幻想種的他們,也只有超過他們幻想種才能與之抗衡。

就這樣到了這回。
安納修又到了活動時期,現階段也已經毀滅了兩個村莊了。
教會為了維持組織的聲譽,派出了一線級的戰鬥部隊。

結果不用說,這次也無法順利把安納修封印。

也並不是只有教會關心著安納修的動態,想要捕獲最古老的死徒之一的安納修
,或是與其交涉的組織有無數個,這些組織也各自派遣了精銳部隊,
結果卻還是沒變。

安納修不會區別敵我,闖入他異界的所有生物都只是他的吸血對象。
就算如此,想要挑戰這個黑森林的人還是絡繹不絕。
其中一個理由,關係著不老不死。
黑森林的中心有一個大樹,在那安納修的王座上有著一個赤紅的果實。
侵入森林的生物,所被吸取的血液
凝固了上百、上千、甚是上萬的鮮血後,唯一一滴的果實
如果吃下這果實,就能夠不老不死。

這就像是引誘著飛蛾的燭火。
妄想著不老不死的果實而闖入的人類絡繹不絕。

今年,安納修已經出現四天了,闖入黑森林的獵人也超過了上百位。
當然,其中九十六人已經化為乾癟的屍體了。

---剩下四人。
教會引以為傲、專對吸血鬼的異能集團,埋葬機關的五號跟七號。
以獵人的身分來訪,魔術協會中屈指可數的操風使。
在這之中,最後一人就是...


3/Black Sheep

在森林中走著。
進入腑海林已經三天了,希耶爾還是無法弄清森林的真面目,
也無法找到森林的中心,更別說對付安納修了。

這座會移動的森林,森林中心也跟著森林移動,
所以就算直徑只有五十公里左右,
想要找到森林中心也不是三四天可以辦到事情。

「看吧,又迷路了。妳也該差不多累了吧,休息一下比較好喔。總之先清出個廣
場會比較安全說。」
梅雷姆的聲音從希耶爾的背後發出,希耶爾就算回過身來大概也沒有人影吧。
「.....」
希耶爾還是默默的前進著。
法衣已經有數個地方破損,連她自己本身呼吸也相當絮亂了。
進入森林已經三天了,不時從各個方位襲來的樹木們作戰的關係吧
「喂~聽到沒?在晚上的腑海林,走再多都沒用拉,先好好休息,回覆體力還比
較好說」
「吼~妳怎麼都不聽我說的話拉~」
「因為我討厭你」
「嗚嗚..真狠」
背後傳來輕鬆的語調,在這需要繃緊全身神經,不然馬上死於非命的地方。
只有他哼的歌能稍微讓希耶爾放鬆一點。
然而,那個氣息也,輕輕的消失了。
「---梅雷姆?」
向著森林中發出聲音的地方奔去。
結果,不管再怎麼否認,還是會擔心同伴的安危。
有這樣天真的部分,這也是她的特質。

在那的是,一片荒野。
是隕石掉下來了嗎,森林裡面竟然會有像這樣的地方。
「---昏倒。這樣不就像..」
巨大的湯匙挖掘地面一般嗎,希耶爾想。

「看吧,這樣就能安心的休息了」
荒野的中心站著一位像是天使一般的少年。
梅雷姆.所羅門。
這個少年跟安納修一樣,同為死徒二十七祖中的一人,同時也是埋葬機關屈指可
數的第五位。

兩人圍繞著升起的火焰。
往上看的話,天色已經完全是夜晚了。
...再怎麼說在那森林裡根本分不出白天晚上,不然能看見星空多多少少能有
助於辨認方位。
「不用擔心,安納修那傢伙已經停住了,差不多也該是用渣滓製作果實的時候了」
用戒指發出喀棲咖棲聲音的梅雷姆這樣說。
少年被稱為指頭的部分戴著一個戒指。
「.....真稀奇呢,你會在別人面前使用豢養的狗」
「嗯? 也是拉,最近都沒給牠東西吃,安納修的土壤應該會吃的很高興吧。還
有阿,因為要跟你像這樣談話。想要跟你打聽些事情,筵席的準備什麼的我這邊
不弄不行」
「打聽?---剛剛的話題嗎」
「阿---不是不是,也不是這樣拉,就是,那個,妳不是說你在、一年前遇
到、她了嗎」
像是害羞般的,少年視線漂來漂去的說。
「也就是,可以的話我想聽聽、那時候的事,在教會裡面、沒辦法問對吧?」
「---有關她的事情、嗎?」
波、像是發出這樣的聲響般的臉紅。
看著這樣的少年,希耶爾與其說是無言以對不如說是在笑。
「真是亂七八糟的問題阿。本來就是死徒中的背叛者,現在還站到她那一邊去了
平常那個冷靜又殷勤的你跑哪去了?」
「那只是我的左腕拉,知道我真正身分的只有你跟娜魯帕蕾克而已拉,你也知道
我們這票人根本不太鳥上面的,所以不讓那傢伙代理的話會多不少麻煩事麻。
這事放一邊,公主陛下不回城裡了?真的嗎?」
少年像是打從心理不安的問著。

教會病態的想要排除吸血鬼。
為了把那些從人類轉變來的吸血種---死徒從地上徹底消失,不計任何手段。
就算是理解到「魔」和他們所謂的「神」是互為裡表的存在,
卻還是不能容忍不知神諭為何物的存在。
狩獵這些在原本教義中不存在的「異端」,這件事就代表著承認異端的存在。
也因為這樣,組織中的人會了守護組織,而將『闇』的部分也納入了組織。
並不是為了解決矛盾,而是為將矛盾歸於「無」而成立的處理部隊。
這就是她所屬的「闇」。
這個「闇」需要的不是教義也不是信仰,只單單需要能守護組織的「力量」
在這「力量」之中,這兩人也是特別的存在吧。
名為希耶爾的少女曾被「魔」所污染。
名為梅雷姆的少年本來就是應該打倒的對象。

就這樣,這兩人有著共通的地方。
「....嗯~這樣說來,她差不多也快被吸血衝動給吞沒了麻。」
少年遺憾的這樣說。
「是這樣嗎?就我所看到的部分好像沒有這種傾向才對說」
「嗯。真祖和其他的吸血種可不一樣喔,他們並不是因為肉體的關係,而是精神
上的因素才會想要吸血。也就是說能抑制吸血行為的是情感面才對。所以我想這
跟他們厭惡人類或是喜愛人類的情感是一樣的」
「...哈(嘆氣),也就是說,真祖只要維持沒有感情的狀態就能一直長生下
去?」
「嗯。大自然本身是不會有感情的麻,大自然有的是美麗的樣貌以及意志而已
所以世界才會這樣地...」
突然,少年說的話停住了。
「梅雷姆...?」
「-------」
少年沒有回答。
突然變得空洞的雙眼,像是遙望著遠處的黑暗般。


4/Red Ram

就這樣,一場戰鬥結束了。
陰暗的森林。
魔術師佛路迪(フォルテ)敗在無名的某人之前。

「---能否請教您的大名?」

潛藏在樹叢的陰影下,維持著隨時可以從這座森林脫離的狀態,
佛路迪說出了這幾個字。

魔術師並沒有受傷。勝負已經分曉,知道自己敗得體無完膚的佛路迪,
身上卻一個傷口、一點血污都沒有。
但,就算這樣,勝負也已經分曉。
佛路迪領悟到現在的自己完全不能跟眼前的東洋人匹敵。
老實說,自己對還能活到都感到不可思議的程度,
自己都懷疑能像現在這樣”躲藏在陰影下,詢問對手姓名”,其實是死後的妄
念。
「-------」
東洋人似乎說了些什麼,佛路迪卻無法理解,本來就對日本話一竅不通的關係
吧。
連發音都無法確切的了解。
就算這樣---佛路迪還是將聽到的發音深深烙印在腦海裡。

雖然是魔術師,卻也是個劍士。
慣於實戰的他,自負連埋葬機關的鷹犬也無法攔阻他。
但,就算這樣還是敗給了眼前這個正體不明的殺人鬼。

就這樣,魔術師離去了。
跟現身時同樣,像是風一般的消失了。
「----呼」
深深呼了一口氣,他將繃帶重新纏上。
握在手上的只有一把年代久遠的小刀,其他的..。
多多少少附屬些耐性效果的衣著,像是這樣的輕裝備。
在這險惡的人外魔境,跟名為梅雷姆.所羅門的少年同樣輕鬆姿態。
「原來如此。如果有你護衛的話,的確是連尼洛都能消滅才是」
「-----」
看來是早已注意到了,他並未顯現出慌張的樣子,說出了些意味不明的英語
說些什麼真的完全無法了解。

「初次見面,殺人貴。我是認為總有一天會見到你,但是怎麼也沒想到是今天。
出現在像這樣的深山是為了什麼呢?就我所知,你似乎也沒有贊成狩獵死徒才對
吧」
「-----」
「上了賊船、嗎?這點跟希耶爾還真有點像呢。也是拉,以你的情況,為這樣都
是為了公主陛下吧? 這麼說來..原來如此,你是為了安納修的果實而來的
吧?
這就對了,的確有那個果實的話,公主陛下的吸血衝動也能大幅的壓制下來吧」
希耶爾、三個字似乎動搖了他。
但,也只有一瞬間。
他把手伸向才剛剛包好的繃帶。
「住手吧,我沒有與你交戰的意思,要說原因的話太絕望了。你可沒有贏過我的
方法喔。所以就別做這種無意義的事情吧。你該找的對手應該是安納修才對吧」
拆下繃帶的手停止了。
「太棒了,跟希耶爾不同,你相當老實麻。我所聽到的傳聞看來應該沒血沒淚的
殺人鬼才對,實際一看不完全是麻。兩種極端的用途,完全不同的兩種思考迴
路。不這樣就無法存在的矛盾,實在是太美了。我可是喜歡著不靈巧的人類呢」
嘻嘻笑著的聲音。
他總算了解到潛藏在自己眼前的對手其實並不在此處。
「好吧!我就帶領你去安納修棲息的地方吧。...等,在那之前想先問你個問
題。記得早在八百年前,公主陛下應該確實的把安納修消滅了才對阿。那麼,安
納修為何還能一直存在直到今天的原因?」


5/DarkWoodKingdom II


「梅雷姆...?」
「---哈(嘆息),那還真是亂七八糟的偶然阿」
少年的雙眼回覆了光芒。
直到剛剛都還像是空殼的軀體,深深的呼了一口氣。
「梅雷姆。偶然?什麼偶然?」
「疑? 沒拉,發生了點事,剛剛有人跟我說阿。安納修為何能維持數天的固有
結界,這個謎題全都解開了」
「有人跟你說?是誰呢?」
「嗯-那是秘密。不過內容可以跟你說沒關係。那是個,會讓人啞口無言的真
相。
希耶爾、你所知道的安納修怎樣的死徒?」
「...不清楚。只知道安納修約莫是八百年前誕生的死徒,關於性質則不清
楚」
「也是拉。安納修那傢伙跟傑爾雷奇(ゼルレッチ)一樣是個由魔術師變成的死
徒。能使用強力的催眠術,那能力已經到達能竄改記憶的地步了,總之就是個要
注意的傢伙。連少數知道他存在的人,全部人記憶都被換過了。公主陛下也曾經
中過招,以為『叫做安納修的死徒不存在』
不過也沒有第二次了。安納修能竄改對象的『意識』讓人忘卻。相對的,也有能
將忘記的事情從無意識中誘導出來的魔術師,公主陛下得到那位魔法師的幫助,
也因此消滅了安納修。那是差不多八百年前的事情」
「....說到八百年前。那時她應該受命於其他真祖,從事狩獵死徒工作的時
候吧。既然是被那時候的她消滅掉,那應該是整個派閥都消滅了才是。也就是說
以安納修為祖的一族並未全部消滅嗎?」
「對阿。原本應該是這樣,但是公主陛下在那時候耍呆。把已經死去的安納修的
遺體放置在那邊就回城去了。結果安納修的遺體所在的地方,好死不死在某棵樹
下」
「....?某棵樹下?那是什麼」
「也就是,不是有食蟲植物嗎?你在日本的時候沒聽過嗎?咖基馬魯還是基波寇
之類的,會吸人血的植物。阿阿對了,他也說櫻花也會吸血吧。
後續應該猜到了吧?那棵樹吸了安納修這麼強力的怪物之血,變成了會主動攻擊
人的一種幻想種植物。就這樣一點一低地成長。
就像是吸血鬼會把同種的生物當作屬下使喚一般,變成吸血鬼的吸血植物,就這
樣吞落了跟自己一樣是樹的其他植物,然後其他植物也變成了吸血植物。這座森
林根本不是什麼固有結界!而是像是新種遊牧民族的東西」
「....無言。不敢相信,那個笨蛋!從以前就會給我耍天兵!」
「阿哈哈,對阿對阿。他也說了同樣的感想」
少年天真無邪的笑著

 

「等..等一下!不但知道這些只有她本人知道的內幕,還能這樣輕描淡寫下評
斷的人。該不會...!?」

「嗯。 剛剛跟我提到的傢伙就是他。說了你的事情後,他也有點慌張的說”嗚
哇~學姊也在阿?”這樣子的話」

「.....」
跟剛剛的少年一樣,希耶爾也滿臉通紅的說不出話來。
「那、那個、我說、梅雷姆..」
「要知道他在哪很簡單阿。我因為性質比較接近安納修,所以知道他在哪,剛剛
已經帶他去了。他也是為了打倒安納修而來的喔」
「什....!」
從休息的狀態下站起來的希耶爾。

那一瞬間。
「疑--怎麼可能!?」
整座森林都在震動。少年的右腳突然裂開了。

如果世界上有被稱為神獸的存在的話,大概就是像那樣的東西吧。
第一次, 希耶爾知道剛剛這座陰暗森林發生了什麼事了。
黑色的物體。有著像是鯨魚的輪廓的物體豎立在森林之中。
這座死亡森林有這麼多的鳥類嗎?數量多到足以遮蔽星空的鳥群振翅而飛。
黑色的鯨魚發出了像是悲鳴似的叫聲。
巨大的身體,從底部被覆蓋,以那種迅速到到人反感的速度。
鯨魚的黑色外表上,就跟字面上一般的被樹群覆蓋了。
有著山一般巨體的的魔獸不到一分鐘就被樹群吞噬並停止了活動,就這樣成為了
新森林的一部分。

足以踏平世界的巨大魔獸,在應該能被踏平的世界之前,敗下陣來。
不。
那樣子根本稱不上是分勝負。

「咕!---那傢伙,來真的!」
少年用手按著受傷的右腳。
森林的鳴動卻還尚未停止。
「是因為吸收了那樣巨大的生物嗎。森林中的樹木像是出自自己意願地變化了」
「梅雷姆、剛剛那是---?」

「哎呀,打輸了。真不愧只依據本能行動的傢伙,看來是察覺到有想殺死自己的
存在接近了。該死的腑海林、連在自己之上的生物也無差別的攻擊阿」
「-----」
這樣的話就足以讓希耶爾了解整個情況了。拿著僅剩數把的黑鍵,望向森林的深
處。她的目的應該是在那邊沒錯。
那並不是應該要打到的對象。而是應該守護的、重要的「某人」
「梅雷姆,安納修的中心到底在哪?」
「那邊,大概距離這只有三公里」
這樣回答的少年,一隻手變成了透明的狀態。少年可不喜歡打架打輸阿,另外一
匹使喚的魔獸已經奔向那方向了。
「我要上了。你能守護好自己吧,梅雷姆?」
「我又不是自己一個人」
「這樣嗎,我還真是問了個笨問題阿」
簡潔的回答後,希耶爾奔向了森林之中。
突然、像是下雨一般襲來的樹枝。
希耶爾俐落的斬斷後,快速奔向了暗黑森林的深處。

在那之後所發生的事情也不用說了吧。
只因為事件的結果是誰都能預料的。


6/ed

走出森林。睽別數日的太陽耀眼到令人目眩。

「希耶爾。妳把他放走了對吧,教會不是已經下令以重要參考對象的身分進行緝
拿了嗎?」
「你自己還不是放走了她,明明局長也下令看到直接肅清的說」
兩人在森林的出口,停下腳步。
互相瞇著眼睛注視對方,過了數秒。

「算了,這次就當做沒看到吧」
「嗯阿,就當做沒看到吧」

邁出步伐。
少年的左腳還是無法行動的樣子,那個步伐一拐一拐的。
希耶爾不幫忙的話就無法好好走路。
「-----」
兩人默默的走著。
突然。

「希耶爾,機會只有現在喔」

少年說出了這樣的話。
「-----」
她的腳步停了下來。
雖然無法知道少年的真意,但是所說的是事實吧。
沒有能對她進行監視的對象,唯一的對象也無法滿足的行動。
要脫離組織的束縛,像貓一般消失的機會只有現在。
「-----」
她深深了吸了一口氣之後。
「算了。機會就如你所說,早在一年前就已經過去了」
希耶爾這樣說,繼續攙扶著少年。
「吼~妳又在硬ㄍ一ㄥ拉」
「沒錯。不過既然已經決定了,中途而廢就太失禮了。”膩了所以不幹了”這樣
不就跟小孩子一樣了嗎」
「嗯~?為了贖罪嗎?妳這樣還真有點像是人類呢」
「是阿。你羨慕嗎,梅雷姆?」
「...嗚。你還不到讓我羨慕的程度拉。不過妳打算持續到什麼時候呢?妳該
不會想要一直贖罪到死為止吧」
「能這樣想還比較輕鬆呢。...不過不是這樣。第一點,我還是無法了解自己
所犯下的罪業。所以,至少..」

打算繼續注視黑暗,直到能確定為止。希耶爾這樣說。
「什麼麻。這樣的話這腐爛的緣分會一輩子這樣下去了不是?所有的事,不到全
部結束為止,就根本無法清算。妳連這最基本的都不知道阿」
像是不知怎麼應對,少年這樣說。
「原來如此。你說的也有道理麻,梅雷姆。」
希耶爾發出了像少年般的笑聲,但還是不打算停下腳步。


---就這樣,回到了根據地。
少年並不知道。希耶爾隨時都能脫離組織,執行任務的時候也一直重複同樣的事
情會不會膩。少女迷惘著。
結果。
名為希耶爾的少女一直到根據地都不存在了,都還繼續地想認清自己的罪業。
在少女的最後,懲罰到底有沒有到來呢。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宵明星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