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之爪

基本……这是我的窝了……

 
 
 

日志

 
 

2006世界眼里的中国之论坛:五专家谈中国形象   

2007-01-04 14:53:10|  分类: 中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去的一年里,就我接受的信息而言,能够十分清晰的感受到中国现而今社会的变动,就坏的一方面来说,甚至说这种变化接近动荡的程度也不为过,然而就另一方面来说,这或许也能够称之为变化的开始吧,当然,这种变化是朝着一个良好的方向的……2006年,因为世界对中国的关注,使得全世界的媒体充斥着对中国的过度赞美和过度排斥,这在一定程度上蒙蔽了世界和许多国人对中国现状的认识,但是同时也另人们更加理智的分析中国的现状,(啊,当然,这个基本是现在流行的观点,不是我说的—v—)恩,大约就是前两天的报纸吧,我看到了一篇一位美国记者撰写的前往西部一个小村庄的见闻,那是作为一个人对中国的贫富差距感到浓烈的悲哀……虽然我在读完这篇文章并同样深深的为止悲哀的同时,最不解的是为什么只能更多的在国外媒体工作者的笔下见到这类文章。

然后就是,在06年里,我同样感受到中国文化界对中国本身形象的反思……恩,关于这些,我自己是写不出什么值得一看的东西啦,不如就搬一篇环球的原文来好了……

这篇文章是环球时报06年终报道,发表于2006年12月……呃……几号来着……算了,不管了,反正不是我自己打的…………

2006世界眼里的中国之论坛:五专家谈中国形象
 
文章来源: 环球时报 
 
编者按 中国形象什么样?该如何理解中国形象?12月17日,本报邀请了中华美国学会常务理事周世俭、武汉大学城市设计学院院长张在元、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清华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主任何茂春、美国《华盛顿观察》主编陈雅莉等五位专家,请他们就此阐述了看法。

●中国人感觉的中国形象与中国的实际形象是有反差的

●外国再怎么说中国不好,也不敢挡中国人去旅游。但中国实力提高后紧接着要解决的就是中国形象提升的问题

●千万不要期待某一天中国形象普遍都比较好。最好的情况就是让大家都认识到中国情况比较复杂,不容易解读

●中国形象不是简单的强调民族化的问题

●中国发展拥有多项战略,却唯独没有“国家形象战略”

中国形象是什么

何茂春:我们说的中国形象可以分物质形象和精神形象。前者指经济地位、综合国力,后者指公民素质和社会公德。入世5年来,中国一天一个样,外国人对我们的看法也在改变。总体上说中国的形象在改善。但是,另一方面,有些地方也在恶化,比如,环境污染、社会治理和公共道德等。这些东西可能外国人不一定都了解。因此,我们必须注意,有些外国舆论说中国好,我们果真就那么好吗?有外国人说中国不好,我们不好的地方在哪里?他人对我们形象的评价,我们要以平常心对待。

陈雅莉:在美国生活多年后我发现,中国人感觉的中国形象与中国的实际形象是有反差的。美国人对中国的最突出印象就是中国商品,大多数美国商品都是中国制造,连他们摇动的美国国旗都是。这一方面是好事。但在美国人看来不止这些,美国人对“中国制造”价格低廉非常惊恐,随之产生的反应是,为什么这么便宜?是不是没有给劳工足够的工资?中国劳工生产的环境是怎样的?对于美国决策圈和政策分析圈,关乎中国形象的以下两点非常受关注:一是政治体制,二是中国军力的快速增长。这个认识是双刃剑。一方面是美国对中国更尊重了。另一方面,对中国发展不确定性的担忧也在加强。我在华盛顿与一些人交流的时候,问他们,你们怎么看和平崛起。他们说,中国终于开始承认自己正在崛起的事实了。第二,中国开始留意别人怎么去看自己。中国解释自己崛起的意图是和平。几年来,我们提和平崛起、和平发展,现在提和谐社会、和谐世界。这些口号很好地帮助中国改善了国家形象。但是,美国人考虑的是,口号和决策的一致性到底有多大?中国怎么去落实这些理念?

周世俭:上世纪80年代,中国人在美国,经常被人问:“你是日本人吗?”“不是”。接着会问:“是韩国人吗?”然后是“是台湾人吗?”最后才问是中国人吗?现在不同了,有时甚至反过来问。那时,我带着代表团出国,常被人盘问来盘问去。现在情况变了,中国人有钱了。前年我在德国法兰克福机场碰到三四十个中国人,可能是劳务人员,每个人提两大兜XO洋酒,称回家了得买点东西,其它的都不新鲜了,就买洋酒,回到家请几桌,客人随便喝。虽然他们不懂洋酒如何品茗,但至少说明他们有钱了。上次我去加拿大,我太太让我买芦荟化妆品。随行人员说,周教授见多识广,大家都跟着我买。我们把第一个店的芦荟产品买光了。第一个商店就把我们介绍到另一个商店。当我们走进这个商店的时候,所有售货员都鼓掌欢迎我们。芦荟产品都已经准备好了。中国这十几年的经济发展功不可没,中国人的钱包里确实有钱了。外国人再怎么挑毛病,他也不敢不承认这一点,外国再怎么说中国不好,也不敢挡中国人去旅游。但中国实力提高后紧接着要解决的就是中国形象提升的问题。

张在元:一座城市、一个国境线上的边关、一个人都可以作为确定国家形象的依据。国家形象的宏观载体是这个国家的城市与建筑。这不仅仅在于恢弘的尺度及其民族文化的象征,也流露于城市环境的细节。华盛顿白宫边上有一片“原始森林”,我工作间隙在那里吃面包,突然一群小松鼠围过来要与我“共进午餐”。这不是童话世界,也不是在深山老林,而是在一个大国首都的心脏城区。我们经常说人与自然和谐的程度可以代表一个现代国家的文明程度,而华盛顿中心森林和小松鼠的故事意味着什么呢?对国家形象可以谈得非常有高度,但落实到具体的细节,我们又是什么感受呢?

金灿荣:关于中国形象,我想说三点:一是复杂的。这么大的国家,内部的矛盾这么多,问题和优势又都搅在一起,千万不要期待某一天中国形象普遍都比较好。最好的情况就是让大家都认识到中国情况比较复杂,不容易解读。如果他们知道不能用美国式的简单逻辑来推论中国的问题,目标就达到了。中国的问题太复杂了,对中国问题妄下结论是很可笑的。二是变动的。欧洲早期启蒙时期对中国的评价非常高。鸦片战争之后,中国的巨人形象一落千丈。到现在为止,中国形象基本回归正常状态。三是多元的。美国人常说,一百个美国人眼里会有一百个美国。同样,现在和未来的中国形象,肯定也是这样。

如何理解中国形象

周世俭:马上又是新年了,外国人最喜欢中国挂历,但画面不是高楼大厦或美女,而是故宫的藏画。去年去美国,带了紫砂壶送给一批美国政要,包括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鲍彻、前国务卿鲍威尔,他们都非常高兴。鲍威尔还写信来表示感谢。现在看来,外国人稀罕的中国的东西,可能正是我们在想方设法抛弃的东西。而恰恰是那些他们稀罕的中国的东西却能构筑中国正面的形象。比如熊猫,我在美国生活近5年,美国电视新闻里,只要是熊猫的消息肯定是头条消息,然后才是美国总统演说。总部设在英国的世界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标志、华盛顿地铁车票的图案都是熊猫,而我们办奥运会,却用福娃。细想这形象从哪来?有人说是日本阿童木。阿童木源于美国超人。而阿童木、超人的原型都是孙悟空,上天入地,惩恶扬善。人家拿了去用,我们却不用。

张在元:从城市角度理解国家形象,至少有三方面:一是信仰与尊严。近25年,中国社会物质生活上去了,但人们的建筑与城市信仰却在下降,甚至在崩溃。时下城市东西南北趋同性蔓延,体现地方与国家特色的风格却如此淡薄。中国人文资源丰富,但相当多城市却视而不见、甚至妄自菲薄,清一色向“舶来文化”一边倒。到美国匆匆转一圈,看到市中心那么多高楼,回国后马上批高楼项目,结果城市文化大伤元气。美国朋友说,进入网络时代的美国盖高楼极其慎重,而中国却在一味追求高楼,在相当程度上这是一种政绩与商业欲望的片面象征,甚至是虚荣心与盲目跟风的表现。北京三元桥的建筑工地广告牌上写着正在施工的高层建筑是“国门形象”。但人们看到那些高楼的造型却感到疑惑:这些建筑能代表中国的国门形象吗?在美国城市的高层建筑群里不难发现太多类似建筑的“身影”,中国人能够站在这些自我标榜的“国门形象”大楼面前产生国家自豪感吗?雨果说,建筑是石头的史书。中国城市有5000年历史。但体现中国城市文化连续性而又真正能代表国家形象的新城市形象至今是否形成?结论并不明确。基点可以归结为缺乏国家建筑与城市信仰。反之,基于国家建筑信仰创作的拥有文化生命力的新建筑能够体现国家形象及其尊严。1964年东京奥运会主场馆全部由日本建筑师设计,体现出新一代日本人的信仰,从而树立了战后日本的国家新形象。二是冲突与融合。城市现代化进程中的文化交流与冲突并存。在文化冲突中保持自我存在的前提是保持城市自信。北京楼盘70%是洋名,在一定程度上正凸现中国城市普遍缺乏文化自信。三是区别与识别。我们必须形成自己的区别性与识别性,才能塑造体现国家形象的城市形象。

陈雅莉:不少外国人跟我说,他们担心中国形象变得负面,中国会不会变成经济动物?从长远来看,如果没有思想,没有尊严,没有自身的个性,缺乏信仰,只能被别人认为是一个非常自私的人。世界不会尊敬一个没有文化、完全物质化的国家。

金灿荣:国家形象需要有一个正常的定位。“形象”的英文是image,是客观存在的,被多数人认同的、相对固定的心理记忆。它另外一面是perception,即知觉,是主观的,无数个体主观的感觉,也就成了image。我们现在所说的中国国际形象,就是外面的个人和群体对中国形成的一种已经固定化的记忆心理。一个国家在国际上的基本形象,主要还是取决于这个国家在国际上的表现、实践和成就。其次,还取决于其他一些要素,比如两国关系、国家所处的发展阶段,等等。在百余年前出的《武士道》一书结尾,作者新渡户稻造写道,我们现在日本商品到处是假冒伪劣。那是日本所处的那个特殊阶段导致的。市场经济用的是人性中恶的那面,但这种情况很快就会变得好起来。中国某汽车品牌在俄罗斯的广告词是这样的:40年前,都说日本产品便宜但是质量很差;20年前,都说韩国产品便宜但质量很差;现在,大家都说中国汽车便宜,但是质量很差;5年以后,你们会怎么看?因此,看一个国家形象,要有发展的眼光。还有就是制度因素。在这一点上,中国在国际社会上是比较吃亏的,被国际社会看成“异类”。不过,再过10年,这个“异类”也会被当作正常情况。因为美国人最近也渐渐认识到,上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中,100多个国家的民主化绝大多数失败了。我前几天刚刚送走一位民主原教旨主义的美国朋友,他曾是克林顿的政治顾问,现在是希拉里的政治顾问,他也感到民主把许多国家害苦了。但是,起码10年内,制度因素还会让中国形象比较吃亏。再就是文化引导上,我们也比较吃亏。一切向洋人看的习气比较重。还有就是战略因素、外国对中国的商业驱动因素,等等。

何茂春:中国形象不是简单的强调民族化的问题。在当今全球化的时代,民族化和国际化的界限已经越来越模糊了。我现在担心的不是外国对我们的评价不好。中国的物质水平在提高,一些势利、庸俗的外国人不批评中国,反而一个劲地表扬中国。说得我们自己都不知道姓什么了。不过,中国的进步是事实。第一,中国在发展和演变的过程当中,与崛起的英国、德国、美国同一时段的形象比,中国不算差。第二,如今,中国已经接受了经济全球化基本规则。即中国入世5年来,我们完成了悄然的价值观的革命,接受了贸易自由化背后的人文观念。

如何塑造中国形象

陈雅莉:有人认为,“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就够了。”我不太同意。国家形象不仅包括你的行为表现,还包括你对你的意图的解释和别人对此的理解。虽然这一点近几年在改变,但是我觉得中国在国际上推广自己的形象,仍然做得比较差。在华盛顿或在欧洲主要的首都,听不到中国人的声音,很少有中国人来解释中国的事情。我很难理解的是,对中国的许多误解、曲解,不是由中国学者来解释,而是由在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来解释的。他们的解释有可能对有可能错。其实,这是中国从政府官员到学者专家都应该主动去做的事情。

张在元:中国发展拥有多项战略,比如,国防战略、西部开发战略等,但唯独没有“国家形象战略”。从国境线界碑造型体系到门户城市景观特色;从出境旅游者的国际礼仪普及教育到驻外使馆的建筑风格……都需要基于国家平台的系统构思、导向及其规范。国家形象战略的基点是培养国民的国家意识及其国家使命责任感,是弘扬国家主权及其民族尊严。在我小时候,小学老师说,国家有政策,以后不准说洋房、洋人、洋线、洋火。而现在许多广告无不是以“洋”字开头,国家形象何在?因此国家形象战略首先要倡导主权意识,从商业广告开始引导人们自觉以维护国家尊严与国家利益为重,进而适当控制盲目崇洋导向。与此同时,将国家形象战略融于家庭教育、社会教育和学校教育,形成一个既有形象品位又有法制秩序的社会。(本次对话由王文主持,石华、段聪聪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